搜索
图片展示


第十八节 光辉人生

发表时间: 2015-05-29 16:40:43

作者: 民盟安顺市委

浏览:

第十八节 光辉人生

  

195529,新华社接连发了两个电讯,第一个电讯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主席张澜先生,患重度动脉硬化及肺炎,经医生多方诊治无效,于1955291230在北京医院逝世。张澜先生四川南充县人,享年84岁。”第二个电讯是:“张澜先生灵柩在9日下午移到中山公园中山堂,晚上9时入殓。亲视入殓的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刘少奇、副委员长宋庆龄、林伯渠、沈钧儒、郭沫若、黄炎培、彭真、陈叔通和部分常务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周恩来,副主席董必武,李四光和部分常务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陈云、彭德怀、邓小平、李富春、李先念、秘书长习仲勋,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章伯钧、罗隆基、马叙伦、史良、高崇民及部分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等。入殓时,张澜先生的夫人刘慧征及其子女在旁守灵。”(1

张澜的学生朱德亲任治丧委员会主任。1955 2月13,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举行公祭大会,刘少奇主持大会,林伯渠致悼词。大会后,由刘少奇、周恩来扶灵柩,护送张澜遗体至八宝山革命公墓安葬。在隆重的葬礼中,张澜走完了他光辉的一生。

张澜由一个西南山中贫穷的孩子逐渐成长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教育家、民主革命家,在新中国担任重要领导职务,与中国共产党一起领导中国人民坚定地走社会主义道路。张澜的一生经历了中国近现代史上无数次重大历史事件,从辛亥革命前后起,张澜不仅是历史的见证者,更是参与者,他的一生是中国近现代史的一个缩影。

在保路运动中,张澜作为领导者之一,与清廷官吏赵尔丰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即使面对架在脖子上的钢刀,他也全无惧色,成为引发辛亥革命的重要人物。

在护国运动中,张澜配合蔡锷,积极在川北展开武装斗争,策反钟体道,扩大和巩固了川北战果。张澜又说服瓦解袁世凯的心腹陈宧,致使陈宧倒戈,加速了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失败。其间,张澜还说服了四川军阀周骏,平息了一场兵乱,为一方人民避免了一场灾难。

在北洋军阀统治下争取地方自治时,张澜不仅积极从事教育事业,而且还投身地方经济建设,为地方的建设和振兴做出了贡献。

在挽救民族危亡的抗日战争时期,张澜为了民族的利益,积极为抗日统一战线的建立奔走疾呼,又为了民主政治体制的建立挺身力争。在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尖锐斗争中,张澜始终站在了中国共产党的一边,为推动中国革命取得最后胜利而努力。

在解放战争时期,张澜不畏专制独裁的强权,依然为民主而呐喊,不怕国民党的人身迫害和暗算,为民族解放事业而英勇斗争。

新中国建立后,作为国家领导人,张澜积极参与国家方针政策的制定实施,以极大的热情参与新中国的每一项重大政治运动。

自中国民主同盟建立后,张澜就担任民盟主席,直至去世。在国民党政府时期,张澜领导民盟为民主民族而斗争,并与中国共产党并肩战斗,支持了中国革命。新中国建立后,张澜领导民盟调整了组织宗旨,以共同纲领为民盟的纲领,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一个人的思想决定了他的行动,张澜的思想随着历史的演进呈现出了一个发展的过程。晚清时,张澜本欲走科举之路,而科举的终结,维新思想的出现,使张澜在那个年代开始接受新思想、崇尚君主立宪。张澜早年曾师从南充举人谢德山,谢德山在戊戌变法时与刘光弟等人时有接触,接受了维新思想,戊戌变法失败后,回南充开办私塾,张澜就读于谢德山处,因而接受了不少新思想,并结识了蒲殿俊、罗纶等同样具有维新思想的年轻人。他们共同办学,共同研究新思想,在以后的日子里成为了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可以说,在民国之前,张澜的思想主要为君主立宪的维新思想。当时,康有为等人竭力宣扬君主立宪制,希望中国效法俄、日,实行以君主为世袭元首、君主权力受宪法和议会不同程度的限制的政体形式,来对国家进行改良。较之于封建专制体制来说,君主立宪制毕竟也算是一种进步,而且这种维新思想,除了孙中山建立的同盟会准备推翻清朝建立资产阶级民主政权的思想外,在当时的社会具有普遍性。青年时代的张澜深受维新思想的影响,因此在保路运动中,他与蒲殿俊等人领导保路运动的思想基础就是不反对清政府,只反对出卖路权的官吏与行为,并明确表示他们与同盟会的武装反清是有根本区别的。

辛亥革命后,张澜的思想受到革命的影响,发生了一些变化,但依然赞同梁启超等的改良思想。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倒行逆施令张澜愤慨,为推翻复辟帝制的袁世凯,蔡锷在云南起兵,全国响应,张澜也积极参与其中,袁世凯的皇帝梦昙花一现。然而,接踵而来的军阀混战却令欲展治政才能的张澜一筹莫展。而就在这段历史时期,苏联革命取得了成功,马列主义思想开始在中国传播。张澜在北京经历了“五四运动”,并初步接触到马克思主义思想。1918年,张澜任北京《晨报》常务董事,主持报社的全面工作,并聘请李大钊担任副刊编辑工作。李大钊在该报发表了大量介绍马克思主义、苏联十月革命状况的文章,张澜由此接触了马克思主义。可以说,此后张澜所从事的社会活动其主导思想就是马克思主义与民主主义意识。而正是由于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张澜才有可能在以后的历史进程中由同情中国共产党,到支持中国共产党,直至坚决地同中国共产党站在一起,并肩战斗。新中国建立后,张澜领导中国民主同盟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在党和国家方针大计上,处处以马克思主义来衡量,毫无保留地支持和贯彻党和国家的决策与领导。

张澜不仅自身学习马克思主义,还大力传播马克思主义。在成都大学任校长时,亲自著文向学生们宣讲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并运用马克思主义观点教育学生们:学生的前途不在旧社会中,而是在新社会中;学生的出路在改变旧社会,创造新社会。

由于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决定了张澜对人生价值观的取向,他渴望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人民当家作主。张澜80岁生日时,在中央人民政府为他举行的祝寿会上,张澜致词说:“一个人的价值,亦不是以寿的长短来计算。立德立功立言,这是估计一个人的价值的标准,一个人要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有贡献,这才算得是有价值的人生。”(2)而张澜所想要建立的国家就是社会主义的国家。在谈到中国的教育时,张澜说中国的教育取法欧美,而欧美的教育却是一种阶级教育,是一种变相的贵族教育,他认为“人民有纳税的义务,应该有入学的权力,一切学校,不仅应该免除学费,而且应该设法使出了很多间接税的工人、苦力、贫农、雇农的子女能够读书,这也是国家兴学教民的本意。”并进一步指出:“现在能够符合这种要求的,就世界各国的教育制度来看,只有苏俄,只有他们很努力于这种贫民教育。”(3)在张澜的许多著述中都有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论述,而张澜愿意接受马克思主义,是因为他“常觉人类之至不平等者,莫如以少数人垄断权力,而役大多数人如牛马,鞭笞割,日取其骨髓膏血以供起淫奢逸乐之资,而视为当然。”(4)这既是张澜接受社会主义的起因,也是张澜一生爱国爱民的根本,他所说的“立德立功立言”也就建立在这一根基之上。张澜所要立的“德”,是为民为国的德,所要立的“功”,是为民为国的功,所要立的“言”,是为民为国的言。当我们清楚了张澜之思想根本,对于张澜何以一生致力于教育、致力于民主,何以矢志不渝地支持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民主解放事业,也就再无置疑了。张澜所立的德,首先是他有一颗为民为国之心,并且严于律己,所以张澜一生刚直不阿、廉洁素朴。张澜在为父亲简朴的墓碑上题文“父施教艰苦朴素,子为官公正廉明”。这碑文是张澜父子德行的真实写照。毛泽东曾称赞张澜说:“表老啊!你很好,你的德很好,是与日俱进的啊!”(5)张澜为官一方时,总是受到当地人民的拥戴,因而在他的人生中留下了“川北圣人”、“布衣省长”的美誉。张澜一生衣着简朴,粗茶淡饭,在登上天安门参加开国大典时,他依然长衫、青布鞋、瓜皮帽。张澜所立的功,就是他为人民的疾苦而奔走,为人民的民主而抗争。他积极投身社会运动,争取人民的利益。他兴学办校,提高民众的素质。他不畏强暴,为人民争取民主。张澜所立的言,是为人民振臂呐喊。他著书立说,谈古论今,宣扬民主和进步思想。

张澜的一生大部分时间献给了教育事业,做过乡村小学的教师,出任过大学的校长。张澜对于教育的认识,随着他的人生观的进步,也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因此,张澜的教育思想也具有阶段性。辛亥革命以前,张澜受君主立宪制维新思想影响,在教育领域,他主张废除科举,设立新科目,传播新的科学知识。尤其是当他从日本留学归来后,以新型的教育方式与教育理念办学,使学校成为当时最具生气、名声远播的学校。朱德回忆当年在张澜创办的学校读书时的情景时说,他在那里读到了邹容的《革命军》一书,才第一次接触到“革命”二字。张澜在学校里向学生们疾呼:“要亡国灭种了,现在什么都不要管,就是牺牲身家性命,也要救国家。”(6)在此期间,张澜移风易俗,创办女校,而他创办女校的宗旨同样出于维新思想的根基。

1919年后,张澜开始逐渐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这同样在教育上得到了反映。张澜开始主张民主,反对封建,同时大力为地方培养有用的人才,学以致用。在这一时期,张澜注重学生德的教育,支持学生们积极参与社会活动,为中国革命培养了许多优秀进步的学生,如罗瑞卿、任白戈等。

1926年,张澜任成大校长,张澜的教育事业发展到一个高峰期。在学校中,他不但在学科的设立上加大范围,在学校的教育规章制度上也大胆改进,在教师队伍的建立上不拘一格大胆起用人才,无论其思想派别,概以有利于教育为准绳,让真理在辩论中自显。张澜以民主办学,注重人才选择,力倡思想和学术研究自由,学生们思想开放,学校各类科目的学术刊物众多,学术活动活跃自由。张澜耗费五年的心血,把成都大学办成了新型的高等学府,在中国的教育史上留下了精彩的一页。

张澜运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对于教育曾有过重要的论述:“我们要知道教育是社会的一个部分,又是政治的一个桠枝,不能在社会政治之外而独立,所以只有社会和政治的改造,才能完成教育的改造。那么,我们从事教育改造的人,能够不参加社会的改造和政治的改造么?”(7)张澜教育学生们,“用革命手段来对经济作制度的变更和数量的增进是中国社会底出路,亦是中国学生底出路。”(8

张澜一生爱国爱民,是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他的爱国思想同样也是与日俱进。在辛亥革命前,张澜希冀用君主立宪的维新的政治方式拯救国家,以救民出水火,甚至还幻想过以教育救国。因此,在这一时期,张澜热衷于开办新式学堂,传播维新思想,乃至远渡重洋,留学日本学习师范,回国之后积极投身教育,希望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为国家培养出无数的栋梁之材。

在保路运动中,张澜以爱国来唤起民众,在张澜看来,路权的存亡就是国家的存亡。他说:我们是为爱国而来,爱我们的国家,就要破约保路,只要是赞成破约保路,就是爱国的,就是仇人我们也会化敌为友,如果不赞成破约保路,亲人也会变成仇敌,哪怕盛宣怀转而支持破约保路我们也会与他亲善。

在护国战争中,张澜积极讨袁,而他的爱国思想基本上还属于维新思想。

五四运动后,张澜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爱国思想中融进了马克思主义思想,以马克思主义观点来看待国家的兴衰,希望能实现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国家体制,即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一时期,张澜的诗歌中大量描写劳苦人民大众在国民党专制独裁统治下悲惨生活,如:“借贷西邻空手回,踽行一妇语堪哀。女无敝袄儿无裤,又是天寒十月天。”形象地描述了当时乡村中悲惨的社会现状,揭露了国民党政府的黑暗统治。面对国家的灾难、人民的疾苦,张澜深感自己力量的单薄,他写道:“连年荒旱幸今丰,谷贱难堪捐税重。数处来呈增叹息,不知何语慰乡农。”张澜把希望寄托于为劳苦大众、民族解放而与蒋介石反动统治作坚决斗争的中国共产党。可以说,张澜自从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后,他的爱国爱民思想与行动便与中国共产党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早在1920年在家乡办学时,张澜即提倡地方自治,聘请吴玉章宣讲人民权利理论,聘用张秀熟、袁诗荛等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进步人士主持学校工作,并表现出对革命的同情和支持。张澜任成都大学校长,特别支持共产党领导的社会科学研究社,捐款资助社会科学社出版进步刊物。“二一六事件”发生时,国民党屠杀共产党和进步学生,张澜营救不及,面对蒋介石国民党的暴行,愤而辞职,以示抗议。为了支持中共省委书记刘愿庵等在成都创办《九五日报》,宣传反帝反封建,张澜出任该报“言论委员会主任”,掩护该报的出版发行。

张澜不仅积极支持中国共产党,而且还进行马克思主义宣传。在《怎样研究经济学》中,他论述了社会主义经济学的科学性。在《中国学生底出路》中,他教导学生破坏旧社会,建设新社会。在《我们对于教育的主张》中,他赞扬苏联社会主义教育制度的优越性。

1933年初,红四方面军到达川北,张澜等人商议欢迎红军,并劝告川军田颂尧不要和红军作对。这年夏天,张澜获悉军阀杨森欲在蓬溪阴谋诱歼红军,立刻派人星夜将消息送往红军指挥部,使红军有所戒备。杨森得知此事后,当即派人抓捕张澜,幸而张澜避于他方。

抗日战争时期,张澜协助中国共产党做好了四川军阀刘湘的统战工作,促成了中共与刘湘及广西湘派秘密签订了三方联合抗日的协定。由于张澜的促成,刘湘还向陕北根据地资助过各类物资。这一时期,中共中央派遣了许多共产党员到四川开展工作,其中包括张澜的儿子张崿。中共地下党以学校为掩护开展工作,张澜则负起校长一职,以掩护他们的活动,张崿也在父亲的掩护下,四处开展工作建立和恢复党组织联系,并同张澜一同前往乡下体察民情。在中共开展的统一战线工作中,张澜也积极与中国共产党合作。为了抗日统一战线的建立,张澜与其他民主人士建立了当时最大的民主党派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与蒋介石的专制独裁政府作坚决的斗争。在国民党所控制的国民参政会上,张澜一向坚持其坚定的民主意识,为了争取民主同蒋介石作针锋相对的斗争。在两次宪政运动中,张澜都站在了前列,积极开展民主工作,建立宪政促进会等组织,以推进民主进程。为促进宪政,张澜在成都进行过多次公开演讲,宣传民主与宪政。

在第一次国民参政会时,张澜通过与周恩来的交谈,在听取了周恩来对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思想介绍后,更加坚定了对中国共产党的信心。抗日战争结束后,毛泽东到重庆与蒋介石谈判期间,曾3次会晤张澜。通过与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人的接触,张澜对自己追求的理想社会更充满了希望,坚信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拯救中国,对中国共产党寄予了厚望。1946年,国民党继续推行一党专制,单方面宣布召开国大,是否参加这次会议对于各民主党派都是一个考验。张澜坚决地站在中国共产党一边,拒绝参加伪国大。在国民党即将灭亡之际,国民党与共产党玩弄谈判技巧,试图苟延残喘,要张澜等人从中调解。张澜坚定地表示自己站在人民一边,而不是什么中间派。张澜还曾做张群、刘文辉、邓锡侯等人的工作,要求他们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新中国建立后,张澜坚定不移地执行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因为共产党所追求的社会理想也是张澜所要追求的社会理想,对此张澜颇有感触地说:“在中国的历史上,特别在最近百余年来的历史上,爱国的中国人民摸索过各种救国的道路,考验不少的革命事业的领导者,毕竟国家没有抬头,人民没有翻身。”“现在事实证明了毛泽东旗帜下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最可信赖的领导者,毛泽东旗帜下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革命道路,是中国人民解放自己建设国家最正确的道路。”(9)张澜的爱国爱民之心最终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事业相结合,其理想与追求才得以实现。张澜晚年时作《四勉·一戒》:“人不可以不自爱,不可以不自修,不可以不自尊,不可以不自强,而断不可以自欺。” 张澜所谓的“自爱”,是“爱己之身不使其为恶所污损,而使之常生长于善也”;所谓“生长于善”,就是要“养吾心仁义之良”,“戴仁而行,抱义而处”;所谓“自修”,就是将自己“所学之已知已行者,而加以省察克治”,“人能自修,则日进于圣贤”;所谓“自尊”,是“不安于凡陋,而以远大自期”,“高尚其志,不肯同乎流俗,就是自尊”,“自尊者,必先有可尊之实”;所谓“自强”,是“在于为善”,在能“本于学”,“在能不息”,“盖人能自强,大之足以为圣贤,为豪杰,耀古今而盖天下,小之亦足为一乡一国之有德有为之人”;所谓“一戒”,就是自欺,即“行与知相违也”,“知恶恶而不肯实去其恶,知好善而不肯实行其善,所行与所知相违,即自欺其本心之良知也”。(10

《四勉·一戒》可谓张澜人格的写照,也是其一生的立德准则。张澜一生以廉洁素朴著称,许多事迹被传为佳话,其中尤以张澜路遇匪盗,匪崇敬其高尚人格,特等候将他护送出山,并以钱财相赠的故事最具传奇色彩。

张澜不仅自己做人德高行端,对于家人子女的思想教育亦是如此。张澜曾做七言律诗一首与儿女们共勉,告诫儿女们要努力地以立功立德为本,不要追求飘浮不定的浮云般的财富。他教育儿女们做任何事情一定要持之以恒,要有所作为就要有真才实学,努力为国家和人民谋福利。张澜在1940年给女儿茂延的信中说,要想“为社会、人群及国家尽力”,“这是要有实际的知识,专门的技能,前进的毅力,才能做得到的,不是空空的有理想,说大话可以做得到的”。(11

新中国成立后,张澜作为国家领导人,从不利用职权为儿女和家人谋取利益。张澜曾写信给儿子乔啬,要他认清新社会的性质,在新的社会中要有正确的思想,要为人民服务,并要他告诉家人要有独立生活的能力,才能在新社会立足。张澜的两个女儿写信请求他在安置工作问题上帮忙,张澜对她们进行了批评教育,并嘱咐她们服从组织分配。1953年张澜在给三子张晓岩的信中教育儿子说:“我们今天的国家人民,要由新民主主义达到社会主义,为人民做事,必当随时随处加强学习。”张澜在信中还教子当如何学习,说学习“就是知行合一,就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12)在张澜的子女中,最令他感到骄傲的是中国共产党的人才、为革命做出了贡献的次子张崿。

中国文人以立德、立功、立言为追求。张澜毕生所立之德是高尚的,所立之功是伟大的,所立之言也堪以传世。张澜一生著述颇丰,其中有:1919428的《答梁乔山先生书》,这是张澜首篇论述社会主义思想之作;19294月的《怎样研究经济学》,这是张澜介绍和论述社会主义经济学的一篇论文;1929523的《中国学生的出路》,这篇文章分析了中国社会的状况,教导学生们要破坏旧社会,建设新社会;1929年的《我们对于教育的主张》,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剖析了中国教育制度的现状,赞扬苏联社会主义教育制度的完备;1941126的《说仁·说义》谈古论今,对“仁”与“仁政”作了系统的论述,在当时具有现实意义;1943918的《中国需要真正的民主》,对于民主、政党、政治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论述,是张澜一生中重要的政治论文之一,在当时被列为禁书;1948年的《墨子贵义》,将墨子思想与马克思主义进行比较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此外,张澜还有许多重要的信函短文,同样具有很高的文史价值。

张澜的中国古典文化造诣很深。从小敏而好学的张澜,深受中国古典文化的熏陶,一直喜爱用古典诗歌的形式记录生活,并言情言志。在张澜众多诗歌作品中,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写实诗是最有艺术价值和历史意义的,可以说它是继杜甫、白居易之后用古典诗歌形式描述民间疾苦的又一人。

张澜的一生气势恢宏,从不为强暴所屈服,他刚直不阿,率真坦言,一生爱国爱民,将拯救民众疾苦视为己任,不断探索真理,寻求中国解放之路。当他接触并了解了中国共产党,犹如在黑暗中看到了民族解放的曙光,并坚定地与中国共产党站在一起,为中国民族解放事业做出了贡献。

一代伟人张表方驾驶着自己的方舟,为中华民族的民主振兴,历尽千辛万苦、波涛狂澜,终于驶入了中国人民民主之大洋。

这位德高望重的美髯公仙世50载,其爱国爱民之精神依然,他对于民主自由的执著追求更令人崇敬,尤其是作为一个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发展的老人,张澜坚信共产主义理想,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坚定支持共产党的领导,在今天其现实意义非凡。

综观这段历史的波澜壮阔,面对这位伟人丰满深厚,描述这名老人的绚丽人生,任何一个笔者会感到学识的浅薄。古老中国的漫漫长夜中,一位伟大的执着求索者—这也许是对一生波澜壮阔的张澜最朴素,也是最恰当的评价。

索引

⑴《张澜纪念文集》/1/四川教育出版社/1999

⑵《张澜文集》/428/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

⑶《张澜文集》/102/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

⑷《张澜文集》/34/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

⑸《张澜纪念文集》/465/四川教育出版社/1999

⑹《张澜纪念文集》/399/四川教育出版社/1999

⑺《张澜文集》/103/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

⑻《张澜文集》/97/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

⑼《张澜文集》/432/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

⑽《张澜文集》/172/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

⑾《张澜文集》/133/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

⑿《张澜文集》/471/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


第十八节 光辉人生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 2019-2025 中国民主同盟安顺市委员会® 黔ICP备15005075号 地址:贵州安顺市西秀区东二环路口联心楼大厦4楼 电话号码 : 0851-33225313 电子邮箱 :asmmbgs@126.com  

52040202000072   技术支持:贵州纵横天下网络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